花椒六间房集团CEO刘岩谈现今直播业发展

编辑:wuxin 阅读:16 时间:2018-12-28 15:17:41

当所有直播平台都在高举“场景”大旗、鼓吹UGC社区概念时,六间房已经悄悄在这个领域努力了12年,对于这个早就实现盈利的“老大哥”,新生一代或许多少有点年代的隔离。

3岁的花椒,或许在未“出嫁”前的一个月,都不会想到自己就那么和12岁的六间房命运捆绑在了一起。就像花椒六间房集团CEO刘岩在采访里所提到的,“实际上是因为我和周鸿祎对这个行业看法的趋同”。他们俩碰面甚至没有讨论交易本身,只是探讨了一下各自对行业的看法,就像诸葛亮和周瑜商量火烧赤壁。

1.jpg

花椒六间房集团CEO刘岩

从这场交易里,没有看到过去商业运作中,为了扩大规模而扩大规模的浮躁部分,连交易本身的宣传都很少,半年了刘岩才首次接受了采访谈及此事。作为老互联网人,刘岩和周鸿祎的想法可以用“清奇”二字来形容,他认为这是自己的“行业使命感”。

“利润没有意义”

2015年初识直播,老周的想法很单纯:应该做成一个集超高颜值美人帅哥、抢手网红、校花校草,有花边新闻、明星发布会、趣闻等内容的手机直播交际渠道。他认为,直播是用视频方式来进行人和人沟通的社交平台。遇到座驾自燃,老周还忍不住开了一把直播。宝马着火,这绝对算得上是个大新闻。

彼时的六间房,正刚被并入宋城演艺。刘岩对媒体表示:六间房是宋城通向互联网的窗口,要做大娱乐,还要卯足了劲干!接下来三年的表现,六间房可以说都是令人相对满意的:据宋城演艺披露的数据显示,2015年到2017年,六间房分别以1.62亿元、2.3亿元、2.85亿元的扣非净利润完成了年度业绩承诺。

对于这样的成绩,刘岩显然不满足,他认为,A股的文化是鼓励利润,而一个成长中的互联网公司只看利润是极其没有意义的,“我们那四年,天天就为利润而活着。这样的话,所有的市场新的业务机会,各种创新都不敢尝试,太死了”。所以从A股里拆分出来,是释放了六间房在直播这个互联网风口的能量,为六间房寻求更大价值。

他在等待这个机会,直到遇到了花椒。2018年初,花椒做起了在线答题。直播间总能看到周鸿祎亲自现身“指点江山”。《百万赢家》的节目上,说送出一百万,周鸿祎就真给出一百万。其模式在笔者的理解里,有点像早年红遍大江南北的《非常6+1》网络版,也让老周和刘岩看到了全新的直播方向——直播综艺。

“答题改变了直播的形态”,刘岩说道。大概是在对“直播综艺”时代即将到来的认知上一拍即合,没有太多纠结,花椒和六间房就走到了一起。刘岩和周鸿祎的碰面,根本不像是在谈及一个交易,更像是行业大佬对于直播发展的探讨,“你说好,这就是好,那就没什么问题。其实挺简单的。

随后刘岩出任花椒六间房集团CEO,与其他直播平台急于做收入以求融资的方式不同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低了花椒的利润预期,“我们账上还有钱,不乱花钱,但是在业务上的安排,要更多地去投入新的项目,不要守利,利润没有意义”。

“秀场不好听”

对于花椒直播和六间房的合并,有媒体认为,老周终于还是放下身段委身了六间房的秀场。直播行业内对于秀场的前景非常不看好,一言不合就提及“天花板”、“云卖肉”。龙珠直播放弃游戏转型秀场,被一致冷嘲“饮鸩止渴”。刘岩也直言,“秀场这个词不好听,我并不习惯这个词”。

他眼中的直播平台,应该与类小区广场的这种民间舞台并无二致,“今天应该准确来说叫做网红舞台,实际它就是一个老百姓的舞台。就像过去的群艺馆一样,有一个台子,社区居民可以在上面表演”。小视频、直播平台等互联网产品创造的虚拟舞台则涉及用户范围可以更广,在上面年轻人可以找到年轻人的存在感,而老人更需要存在感。

2.jpg

花房六间房首次合璧盛典喊出口号:“不被世界看见,岂不白活一场”

刘岩指出,演艺这个行当,在中国有很传统古老的历史。从电视剧中管中窥豹,就有凤阳花鼓、天桥打靶。“我们唤醒这个传统的需要,直播平台真正的使命价值在这里,产品也应该基于这个去构建”,刘岩抛出了他对直播的其他理解。

“民间进城务工里,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种,而且是始终被需要的。在2010年美国的红飞鱼奖上,我提到了直播。扎克·伯格就觉得中国所有的互联网模式都是拷贝的。我说,直播不是,这是中国一个本土的模式,一百年前就是这样,一千年前也是这样,台上的人唱戏,下面人扔金戒指,打赏。这个模式现在已经产生很大的经济价值了。”

刘岩承认,直播是当前互联网流量变现最直接和快速的方式。与行业认为人口红利很快就会被直播行业消耗殆净的观点不同,刘岩认为,直播里的土豪用户,在拥有足够的荣誉感刺激下,他在平台的生命周期,可以比主播本身还长。他们在直播平台拥有了第二身份后,会越来越依赖这个身份,就像沉迷于游戏的年轻群体一样。

“直播这个东西不像看抖音,十分钟看五个段子,高高兴兴干别的去了,这是一个沉浸式的消费过程,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”,对于媒体“小视频围攻直播”的论调,刘岩不置可否。直播行业经过半年多的自我反思,数据已经在回暖。

“老将”能为直播行业带来什么

如果说花椒直播和六间房与其他直播平台有何不同,最重要的一点莫过于它们的船长:周鸿祎和刘岩,都是老互联网人。斗鱼、虎牙、映客、陌陌……在老周和刘岩眼里,莫不是后辈。

2018年下半年,是直播行业从野蛮生长到步入正轨的一个重要节点。斗鱼陈一发、B总的出事,虎牙莉哥满月就被封,无不给整个行业敲响了警钟:如果不能德位相配,对于主播个人和平台,都会是极大的伤害。而年轻人为主的直播行业,从上到下,都未必能及时反应出行业的底线在哪里,尤其是在这个“全民造星”主播地位过高易膨胀时代。

关于“老将”能够为直播行业带来什么,刘岩颇有感叹:“过去有一段时间,特别膜拜80后90后的创业者,认为未来是他们的。我从来不去辩解,人性几千年都不会变化。这个行业有很多的创新,我们老将的贡献实际上是让它更加健康、合理,做出来的事能够不显得急功近利。太着急的话,这个事热一两年后就会完蛋。”

3.jpg

他提及年龄是互联网老将的优势,老将知道如何平衡政策,如何把控风险,同时怎么让内容在娱乐和文化之间找到一个最安全的边界。放手让过于胆大的年轻人去做,就容易把行业做坏。创新可以完全依靠年轻人,但是年轻人很难从一个规律的角度去总结行业,做大产品的概率不大。

近日OFO和共享单车的崩溃证实了他的观点。对于直播行业,刘岩有自己的使命感,他不仅要把花椒和六间房做大,更希望整个行业都能沉稳地成长起来。关于直播平台的扎堆上市,或者谋求上市,刘岩指出,自己不在意上市不上市,老周更不在意,“我不能因为资本市场让我做什么我就可以去做,更多的还是要看用户市场”。

事实上,在颇为流氓的直播行业里谈情怀,略显多余。与刘岩同时代的行业老人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离场。而六间房里有着属于“老将”的坚守,花椒让刘岩看到行业里全新的变化。所以对于刘岩来说,直播这个事,他还没有做完,那就把它一起做完罢。